李纲:抗金名将竟被贬海南忧愤而亡

我是一名青林知青,建这个博客是为了知青同学们有一个发表自己回忆那段青春岁月的地方。

上世纪70年代初,老家亲戚送我一本《说岳全传》,当时,这是一本正宗的“黄书”,不过,并不是现代意义的那种色情书籍,因为,在那个时代,所有“封资修”的书,皆可称为“黄书”。

虽然书是讲岳飞的,但却可冠以突出个人英雄主义,忽视人民群众的力量等等罪名,加上纸张发黄,称为“黄书”,名副其实。

借着返程火车节头处昏暗的灯光,摇晃中一气读完,认识了很多书中的人物,其中包括一代抗金名将李纲。

这是我个人拥有的第一本古典小说,虽然缺头少尾,依旧是珍惜无比,在那个书店几乎看不见一本小说的时代,有着这样一本书,那还是要承担着一定风险的,所以,藏之箱底,绝不示人。

相比岳飞或韩世忠这些一等一的抗金名将,李纲是不太出名的,大约名声同“三呼过河杀敌”而亡的宗泽在一个层面上,他应该算是文臣集团中的抗金派领袖,在北宋亡而南宋立的衔接时代,他是一个重要的人物。

李纲,字伯纪,号梁溪先生,常州无锡人,祖籍福建邵武;抗金名臣,民族英雄;徽宗年进士出身,曾任兵部侍郎及尚书右丞等职,金兵南侵,他成功领导了东京保卫战,但不久即遭罢黜,被贬京城,赵构南渡后,一度起用他为宰相,但仅77天又被罢免。

他被一贬再贬,再后贬至海南,遇赦后移居福建泰宁丹霞岩。绍兴议和,宋向金称臣纳贡,李纲忧愤成疾,旋病逝,时年58岁,后被追赠少师,特赠陇西郡开国公,谥“忠定”。

有宋一朝有不杀文人和谏臣的祖训,至少在公开场合下是不敢的,朝廷对即使恨之入骨的臣子,最大的惩罚就是贬到最远,最穷的地方地,而海南岛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当年的苏东坡就是其中之一,这李纲也享受了这个待遇,可见皇帝对他有多恨。

一位毕生殚精竭虑,为国为民的大忠臣,为何皇帝对其如此的痛恨,以往都归于奸臣当道,赵构昏庸,其实并不是想象的这般简单,如果结合时局来细致分析,当有不一样的认知。

他生性耿直,中进士后曾官至监察御史,“以言事忤权贵”,被贬为起居郎,初入仕途就遭挫折,但他并不以为事,依然我行我素,一如既往,“虽九死其犹未悔”。

李纲是抗金最坚决的,早在徽宗朝的他,就上书言事,要求改革弊政,停止暴敛,整治军备,加强边防,这些按说都是满满正能量的好建议,但是,也许是越级言事,还是文中言辞激烈,引起了宋徽宗的愤怒,以“议论不合时宜”为由,将他被贬去福建沙县当了个收税的。

六年后他才被召回朝,时值金军两路攻宋,直逼汴京城下,在此紧急的情况下,李纲刺血上书,要求宋徽宗将帝位禅让给太子,以此号召全国军民在新君领导下,抗击金人入侵。

李纲被授兵部侍郎,担负保卫汴京重任,他指挥军民加强防务,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亲自登城督战,终于将金军献击退。

继而金人行诱降之策,要求割地赔款,李纲当然是坚决反对,但是,最后朝廷还是答应将北方三镇割让给金人,李纲遂又被加上“专主战议,丧师费财”的罪名,被贬夔州,即今重庆奉节。

他遭贬后不久,金人便挥师南下,很快又包围了汴京,此时宋钦宗又想起能力挽狂澜的李纲,急派人突围召其来京,但李纲还未赶回时,靖康之难便已发生,北宋亡国。

赵构在商丘建立南宋,顶住压力启用李纲为右相,李纲是强烈反对一切议和的言行,竭尽思虑,组织抗金,组建军力,实施纵深防御体系,推荐宗泽出任东京留守,支持民军的一切抗金行动,并坚决要求杀掉曾当过几天伪皇帝的张邦昌。

在他的坚持下,张邦昌被赐死,但是,他“只知战,不知和”的观念却不为朝廷接受,“李纲为金人所恶,不宜为相”,继而是“李纲名浮于实,有震主之威,不可以相”,这样的看法和要求李纲下课的呼声,弥漫于整个朝堂之上。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李纲最终是被同为主战派大将张浚的弹劾而遭罢免,按说二人都力主抗金,是一个阵线之人,如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个中的缘由实在让人有些费解。

不过,赵构死后继任的皇帝,被后世称之为“卓然为南渡诸帝之称首”的宋孝宗有句评价,他说李纲是“志广才疏,其张浚之徒欤” ,将二位主战之人归于这样一类人,而二人之间还打内战,实在是有些让人伤感。

李纲被一贬再贬,从湖北到湖南,直到海南,被赦放还后居福建,闲居3年后,知潭州,荡平横行在湖湘之间的盗匪后,再次闲居,直到7年后逝世,一代抗金领袖,带着遗憾愤然谢世。

作为只知抗金不知知议和的领袖,李纲在后世无论哪个朝代,都是满满的正能量之人,被后世讴歌至今,但是,如果从当时的局势来考量的话,还是有很多商榷之处。

就个人品德来看,李纲是一个无可挑剔的道德标杆,他为国家竭尽全力,将生死置之度外,不让一寸土地失于外邦之手,这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一位值得歌颂的忠臣良将。

战与和,要根据时势作出准确的判断后方能决策,只有如此才是一位识大体的政治家,而不能不顾实情,仅靠着血气方刚和一腔热血,一味言战,而使得民众受害,国家遭损,甚至再次面临亡国之危。

不是所有的抗争不屈都是英雄,不是所有的委曲求全都是投降,在当时敌强我弱的情况下,硬拼是没有好结果的,双方战力不对称的情况下,如李纲这般坚持力战,只能是自取其辱。

即使在数十年后的韩侂胄,他贬秦桧,赞岳飞,一通的忙活,举全国之力对金开战,尚被打得头破血流,不但自己身首异处,还又订立了更加屈辱的条款,更何况是在金人强盛之时。

想那宋真宗之时,大宋朝的军力不可谓不强,至少要比承平日久的徽宗朝要强了许多,在同辽国鏖战二十几年后,尚能够与其签订 “澶渊之盟”,为大宋赢得百年安宁,也造就了大宋百年的繁荣,孰是孰非,这不是一目了然的吗?

而李纲正是一个缺乏大局观的政治家,时值金人军力正盛之际,以宋军的颓败之势,去同那“金人不满万,满万无人敌”血拼,无异于驱羊入狼群,自取其辱。

这在靖康之难前,李纲的作为,实在是很不适宜的,正是他的英雄情结,将大宋王朝逼到了亡国的境地,甚至可以说,靖康之难是他直接造成的。

靖康之难前,金人本不想同北宋开战,因为他们刚将大辽击败,虽然士气正旺,但面对辽阔的原辽人控制的地域,他们在人力上捉襟见肘,根本无力再启战端,同大宋王朝作战。

而正是在这时,作为金人盟友的宋朝,却企图乘机占领金人的土地,不思后果地处置张觉事件,主动挑启战端,将自己送到金人的面前挨打,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件愚蠢之极的做法。

作为宋朝军事负责人的李纲,在靖康之难前同金人一系列交集的处理上,一以贯之的以其强硬的态度对最高决策者施以影响,在同金人作战,一败再败之后,仍然认不清形势,不但在两国订立协议后,鼓动宋钦宗背地里下旨,让已割让的太原、中山、河间三镇之地的民众抗金,还乘金人退兵之际,全然不顾此时的赵构和张邦昌还在金人当人质的现实,突袭金军主帅大帐,再一次将金人激怒。

大宋王朝一再违背盟约,花样作死,金人实在不想同这不讲信用的朝廷当邻居,即使不能灭掉这个大宋王朝,也要换个人来主持这个邻居的家族;于是,在迎头痛击了大宋军后,兵锋直指汴京,最终酿成了靖康之难,大宋王朝为自己的无知和无信,吞咽下了苦涩之果。

金人也知道,以他们的实力,是无法将宋朝一举吞并的,所以,他们的目的只是掠夺人口,而宋朝廷的行为,正好籍以口实,在掠夺了大量人口和财富后,他们只能扶持傀儡政权后北归。

作为刚上位当了皇帝的宋钦宗,既想着借反抗金人立威,又知道按当时的实力是打不赢这场战争的,所以,他一直是处于左右不定的两难之际,正是在李纲的左右下,求和不成,战争不胜,最后是以亡国为代价,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南宋立国后,他力主诛杀张邦昌,对这为保全汴京一城民众而被迫上位的伪皇帝,其实人人都知道他并不是卖国贼,因为从他几十天当皇帝的过程看,从第一天开始就在为推翻自己而作努力,不敢越雷池一步。

一旦知道赵构建立南宋,立即去掉帝号前来投靠,对整合南宋抗金资源是有着极大功劳的,这点赵构心知肚明,所以,并不治其罪,反而还继续让他在朝当官。

但是,李纲是不能容忍像张邦昌这样的人存世,以他的性格,与这曾投降金人的“卖国贼”是不共戴天的,因为在他看来,宁愿战死也不会投降,忠烈报国高于一切,至于满城军民的性命,则不在他的考虑之列。

于是,在李纲的坚持下,张邦昌最终被赐死,因为张邦昌虽为僭越,但实出无奈,所以,以给他安罪名时,并不是叛国罪,用的是不着四六的“后宫”之罪,这实在是有些让人无语了。

张邦昌是被宋朝公开处死的唯一文臣,也是整个大宋朝杀的两个一品大员之一,另一个是岳飞岳王爷。

处死张邦昌的后果很是严重,因为这其实是阻断了整个沦陷地军民回归之路,也使得被迫投降金人的宋朝军人,只能死心塌地的为金人效命,与南宋政权为敌了。

赵构在江南立足后,很希望在民众中威望甚高的李纲来为他主持大政,在李纲出任宰相后,向皇帝提出了三点建议,一是整顿防御,二是杀张邦昌,三是准备北伐,迎回二帝,一雪前耻。

面对刚立国的南宋朝,如何能迅速安定民心,维持局面收拾人心、稳定残局才是至关重要的;所以,除了第一项建议外,另外两项都是赵构不愿为之的,尤其是迎回二帝,这是戳到了赵构的痛处。

这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岳飞曾经也是高调要行此事,但后来他也改口,称要迎回“天眷”,天眷者,皇帝亲属也,连岳飞都知道将这两位旧皇帝迎回来会让赵构很难堪,而这李纲却分不清轻重,坚持这一看似堂堂正正的正义之举。

常言道天无二日,这赵构当皇帝实在是一种偶然的机遇,李纲和岳飞这一众人,坚持要将徽钦二人弄回来,这无异于又找来两个太阳,这将赵构置于何地,于是,赵构无奈,只好将其罢免。

然而,尽管李纲为赵构所忌恨,但他对于大宋王朝是忠心不移,如赤子般的恋母情结,贯之始终;正如后来《宋史·李纲传》对他评价:“纲虽屡斥,忠诚不少贬,不以用舍为语默,若赤子之慕其母,怒呵犹曒曒焉挽其裳裾而从之。”用今天的话说就是:“纵使虐我千百遍,我心不改如初恋。”

观李纲的一生,刚直不阿,一心抗金,宁折不弯,他一生几起几落,初心不改,坚持自己的理想,在他身上体现出来的是,忠君爱国,百折不挠的坚强意志,他出将入相,为国为民,殚精竭虑,呕心沥血,是一位让人肃然起敬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典型。

但是,他却并不是一位合格的政治家,不能审时度势,以个人英雄情结陷国家于危亡之间,凭着一腔热血,期冀于“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最终为朝廷所忌,弃而不用,惨遭贬谪,报憾离世,岂不让人伤哉。

李纲是进士出身,于文是纵横飞扬,著述颇丰,清代文学文家刘刘熙载曾价道:“李忠定奏疏论事,指画明豁,其天资似更出于陆宣公上”。

他写有许多诗词,抒发了自己的报国情怀,但是,最为著名的便是这首《病牛》了。

这是李纲最著名的一首诗,自古诗言志,此诗看似咏牛,实为自喻,借“病牛”来抒发自己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淑世情怀,也是中国传统士大夫家国一体的崇高思想境界,但其中的悲情之状,也是寓在其中,读来亦为李纲一掬同情之泪。

诗写得好,词更是了得,有宋一朝的文人于词是最为上心的,也是一种风尚,李纲的词主要是为抗金鼓与呼,他一览祖国壮丽山河,想起当前的破碎之状,感慨万千。

长江千里,烟淡水云阔。歌沉《玉树》,古寺空有疏钟发。六代兴亡如梦,苒苒惊时月。兵戈凌灭,豪华销尽,几见银蟾自圆缺。

潮落潮生波渺,江树森如发。谁念迁客归来,老大伤名节。纵使岁寒途远,此志应难夺。高楼谁设,倚阑凝望,独立渔翁满江雪。

这首词名为《六幺令》,词前有个小序为“次韵和贺方回金陵怀古,鄱阳席上作”,贺方回就是因写“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而被后人称为“贺梅子”的贺铸;但贺铸在靖康之难前两年就离世了,所以,这首词应该是写于贺铸逝世之后。

《金陵怀古》是个很传统的题材,这首词写于鄱阳席上而并非是在金陵,可见李纲是借题发挥,以此来抒发自己壮志难酬的情怀。

滚滚长江汹涌而来,云雾惨淡,六朝繁华也随着《玉树后庭花》,沉寂在一派清冷的寂寞空阔之中,只有远处,还传来稀疏的古刹钟声。

朝代兴亡,月圆月缺,树木无情,潮起潮落,一切都成了过往,唯有如自己一般的迁客,在寒冷的清秋中,感叹着时光易逝,“可怜白发生”的逆旅之艰辛。

但是,纵然如此,亦难夺壮士之志,他用柳宗元“独钓寒江雪”的渔翁来比喻自己内心的高洁,展示的是李纲不畏严寒及抗金报国的一片忠心,表达的是他处板荡乱世之际,坚贞不屈的磊落之志,读来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不管后世对李纲有如何的评价,作为一位以天下为已任之忠贞之士,他应该受到赞扬,虽然他在性格和对时局的判断上有所不足,但无损于他忠心耿耿的坚贞形象。

直如朱熹所言:“纲知有君父而不知有身,知天下之安危而不知身之有痼疾,虽以谗间窜斥濒九死,而爱国忧君之志终不可夺者,可谓一世伟人矣!”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iayukeji.com/,塞尔塔队

Leave a Reply